Loading… 愛奇藝隨刻:孤島還是廣袤大陸?去線下尋找奔現的快樂_TOM申通香港_申通香港
首頁 > 申通香港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愛奇藝隨刻:孤島還是廣袤大陸?去線下尋找奔現的快樂

TOM    2021-07-09 11:28

在新時代的互聯網環境中,我們時常圈地自萌,但也期待遇見同好,傳遞快樂、表達自我。每一天,都有數千萬個相同而又不同的點滴從各個角落匯聚至此——萌寵、觀點、科普、Vlog、Reaction。年輕人們在這裏分享思維的火花,交流同好的喜悦,感受熱愛的力量。

因興趣而生,為興趣而發燒。在這裏,沒有誰是一座孤島,一座座興趣的島嶼相連,拼聚成廣袤大陸,得見更大風景。

而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有一羣人也因興趣和熱愛匯聚至此,他們在背後研究着你熱愛的東西,數據、推送、用户反饋、更新、活動、標籤……他們也從線上到線下,將每一個孤島連接起來,讓興趣與熱愛衝破次元壁。

去線下找到“奔現”的快樂

快節奏生活讓我們經常身處焦慮忙碌的環境中,很難擁有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有人獨自看完夜場電影,也有人支起手機、點開視頻,從現實生活中片刻抽離,慰藉疲憊了一天的身心。就像王源在《我是唱作人》舞台上唱到《世界上沒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時崩潰大哭一樣,沒有多少人能夠真正體會到他流淚的緣由。因為我們很難逾越自己的港灣,到達別人的心靈島嶼。

隨刻將散落在各個角落的青年們串聯起來,成為他們的興趣部落和精神寄託。為了讓更多人在這裏找到自己的專屬角落,隨刻將影視、綜藝、明星、動漫等每個話題細分、再細分,細分成數千個頻道,又把“圈子”入口設在最顯眼位置,點擊進入:爬寵愛好者可在此交流飼養知識,盲盒愛好者可在此友好互換而不必從零科普,“媽見打”的黏糊史萊姆也能找到一起揹着親媽偷偷解壓的同齡人,即便是冷到北極圈的興趣,也有機會成為千分之一,找到自己的一方天地……

即便這樣,似乎還不夠。為了帶來更為真實的、加倍的快樂和認同,隨刻將線上空間延申至線下,密集舉辦了隨刻精彩大會、“聖誕&新年潮玩趴”、“萬米高空看日出”等多場興趣聚會,讓無數志趣相投的青年在這裏面基、奔現。

沙盒遊戲愛好者曉仙仙感受頗深,從2015年開始創作遊戲視頻,如今她已經成為隨刻遊戲類目下的大號。曉仙仙説,自媒體是孤獨的行業,突破自己總是困難的,創作者需要自己解決全部問題,一旦進入瓶頸便很容易焦慮,這種時候,同好就能給人很大的安慰。

正是2020年11月的隨刻精彩大會,讓創作者們有機會和同好們在上海外灘“蹦躂撒歡”。在這個由隨刻打造的視頻興趣社區線下的落地形態,“興趣圈子”不再是一個模糊的概念,而是眼前一個個有愛的温暖空間,是每一個孤獨靈魂尋找的棲息地。

因為相同的熱愛和喜好而慢慢靠近,相互奔赴的感受是美妙的。當屏幕上的ID具象為面前鮮活的朝氣,便能立刻擁有一個熟悉的老友,這一刻,我們會由衷的感嘆,自己不再是“互聯網上的孤島”。

同年12月,隨刻還在廣州開啓了“聖誕&新年潮玩趴”活動,將平時“雲拆盲盒”的樂趣移植到線下,為粉絲籌備了上百個爆款盲盒禮物。開箱超人、拆箱小姐姐等數位潮玩創作者來到現場,和粉絲同好們進行親密互動,嗨翻潮玩現場。

而在2021年的新年第一天,隨刻和元氣女團、陸少、XFUN吃貨俱樂部等創作者們一起在 “萬米高空看日出”,更多平台用户和創作者還自發組成了日出陪看團,在全國近20座城市迎接各地的日出,實時分享內心的光芒。在這裏,粉絲同好們尋找到了和自己靈魂契合的好友。

愛奇藝隨刻:孤島還是廣袤大陸?去線下尋找奔現的快樂

今年5月底,隨刻再次和頑聚希集在成都聯合舉辦“致敬經典潮玩展”活動,負責組織活動的隨刻市場部團隊夥伴發覺,不少創作者和粉絲同好們在線下已經相當熟悉了。在這裏,創作者和粉絲同好們更像是老朋友的一次聚會。

正如英國詩人約翰•唐恩所説,“沒有人是一座孤島,每個人都是那廣袤大陸的一部分”。隨刻希望可以成為人與人之間的一個樞紐,將世界各地散落的孤島彼此相連,構築起屬於各個興趣圈子的大陸。

讓萬千孤島匯成廣袤大陸

過去一年,隨刻在全國各地舉辦了大大小小多個興趣圈子的落地活動,這些活動背後的組織者一直抱有很大的熱情。

“我們希望將隨刻的產品特徵、社區氛圍、用户體驗等等都復刻在線下活動中,讓每一位到線下參與活動的粉絲同好切身領會到,隨刻是一個什麼樣的產品、在隨刻有着怎樣一羣有趣的人、他們又有着怎樣的故事。”

當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第一個需要回答的問題就是:隨刻要做一場怎樣的線下活動。

於是,他們率先展開了一系列面向隨刻創作者和粉絲用户的深度交流,重點圍繞與平台興趣圈子最直接的話題。

“比如怎麼會有那麼多人願意在下班後玩會兒史萊姆?史萊姆真的可以幫人解壓麼?揉泥、起泡都是什麼?沙盒遊戲的魅力又是什麼?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願意在電腦前,用像素風的磚塊搭建一座又一座的城市呢?”負責隨刻線下活動策劃運營的小趙舉例道,他們希望更深入的走進屬於創作者和粉絲用户心中的興趣世界。

按照這個思路,策劃活動的小夥伴們先後與上百個興趣圈子的創作者和用户反覆交流,推敲每一種興趣在線下活動中的呈現形式。一個又一個想法湧現,團隊翻來覆去地推敲,敲掉不好的,再頭腦風暴出新的更好的。

就這樣,經過3個月的準備工作,大家終於感覺自己摸到了門道:模玩、手辦適合在線下展示,而且用户有相互交換的需求,可以落地一個跳蚤市場;吉他、架子鼓適合在舞台表演,可以包裝成一個微型音樂節,讓大家在逛展之餘聽聽音樂,放飛自我;站內沙盒遊戲用户極多,可以在線下復原一個遊戲地圖……

終於,2020年11月份,屬於隨刻創作者和粉絲同好們的第一個大型興趣互動嘉年華——隨刻精彩大會在上海順利落成。

“隨刻江湖,無所不能”。隨刻精彩大會聚合了音樂現場、史萊姆博物館、極果潮玩館、顏值手工、花樣炫軍武、MakerBeta超能實驗室、萌寵雜貨鋪等等60個興趣互動展位,覆蓋影視、綜藝、搞笑、遊戲、動漫、開箱、百科、音樂等眾多垂類,佔地面積達2萬平方米,以興趣為連接點,將萬千“孤島”匯聚起來,讓隨刻創作者們和粉絲同好們在此盡情玩耍。

大會當天,隨刻創作者海膽公園、CSC-街唱天團、ACE組合、遊不動的大鯨魚、崔大淇chili、我是EyeOpener、魷魚科普輪番登場,進行互動演出;XFun吃貨俱樂部、“老磚雕人”張彥、吃貨請閉眼等創作者更將有關美食文化、非遺傳播等興趣安利給現場粉絲。

愛奇藝隨刻:孤島還是廣袤大陸?去線下尋找奔現的快樂

線下的火熱也反映到了線上,隨刻這場興趣嘉年華斬獲了多個站內外榜單,#隨刻精彩大會#、#全網最下飯網紅齊聚外灘#等話題熱議不斷,有關大會的話題閲讀量在短時間內迅速破億,整個活動話題十足。

精彩大會的高完成度,讓隨刻團隊更加確定,愛能夠催生愛。隨刻也因此更加堅定了目標:創造一個入口,帶觀眾走進每一個興趣的世界,讓每一個興趣,抵達一種人生。

“雲釣魚”背後,是陌生人之間的善意鼓勵和圍觀;“雲吸貓”背後,也有孤獨年輕人的守望相助。每一個興趣都是一羣同好的心靈家園,人們需要在勞累生活中打撈自己的興趣,在那個世界找到屬於自己的快樂與寄託。

在真實的三次元空間收穫陪伴

隨刻強調人的重要性,隨刻團隊在每一場線下活動中不斷理解用户和創作者,他們是一羣什麼樣的人?年齡、性別、來自哪裏?對用户的洞察不只是基於理性數據的認識,更近似於一種感性的界定。不僅要了解隨刻用户都是哪裏人、多少歲,處於什麼樣的人生階段,更要知道他們的興趣關注點是什麼,他們又真正地需要什麼。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的抓住用户的痛點,為他們量身定製每一個活動和玩法,讓他們覺得並不孤單。”

也正因為如此,即使明知道做一場線下活動,投入產出比永遠比線上活動要低,從創意策劃到流程安排,從場地搭建到現場運營,再到最後的覆盤總結,要耗費大量精力,一場線下活動的順利完成實屬不易,但小趙和夥伴們卻沒有過多糾結。隨刻正是通過這些看似複雜的線下活動,來讓人們彼此之間零距離地真心交往,讓孤島匯成大陸。

今年兒童節,隨刻在五棵松一個商場裏落地了“隨刻崽崽零食鋪”快閃店,現場復刻了上世紀80年代的小賣鋪,不少父母帶着家裏的小朋友前來參觀玩耍。其中,一個“老中青”三代人的組合讓小趙印象深刻,一位女士帶着自己的父親和女兒來到零食鋪,一邊跟父親回憶自己的童年趣事,一邊給女兒介紹屬於她兒時記憶中的零食和玩具,什麼牛羊配、汽水糖、鐵皮青蛙……

那些年少兒時記憶不僅存在於隨刻平台上,更是通過隨刻線下復刻,又真實、具象地呈現在幾代人面前,完成着一代人的共同回憶,甚至是幾代人的記憶傳承。“當時老中青組合臉上的笑容,深深打動了我們,讓我們真心覺得,我們做的活動是有意義的。”小趙説道。

在隨刻一週年之際,我們發現除了隨刻興趣圈子在不斷成長,用户之間也有新的故事不斷髮生。團隊聽聞不少創作者在線下面基之後共同開啓了新的事業,還有人相愛、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小趙漸漸發覺同事們也有了變化,大家更關注日常生活細節了,還有人因為與創作者的深入溝通,耳濡目染地也加入了某些興趣圈子,意外開啓了人生新的支線劇情。

線上的世界依舊豐富熱鬧,線下的世界始終親切温暖。隨刻團隊也繼續從線上走到線下,將原有的精神滿足延續到真實的三次元空間,創造了一個能夠自給自足的興趣生態鏈,和一種更加真實的方式,讓創作者、隨刻、用户間關係更為密切。

我們在孤島中找尋屬於自己的同好,也在熱愛裏匯聚成廣袤大陸,而隨刻在用它的方式告訴我們:興趣隨處可尋,同好有處相聚。

愛奇藝隨刻:孤島還是廣袤大陸?去線下尋找奔現的快樂

 

廣告
責任編輯: WY-BD

責任編輯: WY-BD
人家也是有底線的啦~
廣告